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

诗词南唐两代国主,现在葬在这边

发布日期:2021-11-21 18:33    点击次数:167

干卿何事

gān qīng hé shì

南唐时期,第二代君主李璟,文采出多,尤其拿手诗词,那时的丞相冯延巳,文学造诣同样很精深。

李璟的代外作《摊破浣溪沙》中有:“幼雨梦回鸡塞远,幼楼吹彻玉笙寒。”为流传至今的名句。不久,冯延巳写了首《谒金门》,词的上半段为:“风乍首,吹皱一池春水。闲引鸳鸯香径里,手挼红杏蕊。”这两首词都是描写一位少妇想念外子的词作,但意境却大不相通。李璟的词写深秋衰亡的景色,少妇的想念中足够了失看和悲仇;冯延巳的词写初春明媚的风光,少妇的想念中涌动着期待和企盼。这让李璟相等不解。

不久,后周大举袭击南唐,争夺了南唐长江以北的大片面地区,这栽情势下,李璟的词中披露的失看和悲仇的情感自然不难理解。但冯延巳的词中为什么会涌动着期待和企盼呢?有一次,李璟不动声色地问冯延巳:“‘吹皱一池春水’干卿何事?”意在言外是:局势的悠扬,为什么会使你产生期待和企盼的心绪?冯延巳忙回答:“陛下不是也有‘幼楼吹彻玉笙寒’吗?很精彩啊!”冯延巳不愿在君主眼前谈论本身对时局的看法,所以把话题引向纯粹的艺术题目上。李璟听了,不由得乐首来。

“干卿何事”,是说“关你什么事”,也就是说“与你有什么有关”。后“干卿何事”用以戏乐别人多管闲事。

位于江宁区祖堂山南麓的南唐二陵

葬着南唐时期的两代国主

陵墓由南唐江文尉和韩熙载设计

依山为陵,冈阜环抱,现象甚佳

继承了隋唐以来陵墓修建的基本特点

组织规矩,组织厉谨

对钻研唐宋时期的修建

帝王陵寝艺术都有主要价值

梦里不知身是客

回眸中国历史,吾们能够看到大秦一统,两汉兴旺,三国破碎,魏晋遗风,南北朝并立,隋唐太平,宋元明清更替,唯独两个大破碎时期老是被人遗忘——“五胡十六国”和“五代十国”。

而南唐,就诞生于连年纷乱的“五代十国”时期。

南唐的声名鹊首,不是由于它的国家多么兴旺,而是由于流传千古的诗词。

一句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去事知多少”,就能够把人拉回谁人年代,朝代更迭,你方唱罢吾登场,再平时不过。

南唐李煜,也因他几多忧忧郁的诗词,而“名垂千古”。

南唐,一个诗词里的国家,历经三代就被占有在历史长河中,而南唐二陵,正是埋葬其前两代君主——李昪和李璟的地方。

乘坐853路公交车坐到底站,就到了南唐二陵大门口,由于平时里游客稀奇,此时景区显得特殊稳定。

景区的大门处爬满了爬山虎,已有了红色锈迹的铁门大开着,左右有南唐二陵碑文,多数颗幼松子落在草地上,看上去松松柔柔,甚是玲珑。

南唐二陵,东为钦陵,西为顺陵,相距百米。

钦陵别名永陵,为先主李昪及其妻宋氏的陵墓,分前、中、后三主室,建于公元943年。中主李璟及其皇后钟氏的相符葬陵称为顺陵,建于公元961年。

因年代悠久,陵寝地面修建早已不存,在陵墓门口后添盖了砖石门。从遥远纵不悦目群山,形如一条巨龙,祖堂山为龙首,二陵正位于龙口位置。

1950年南京博物院对其进走了考古挖掘,二陵均为砖组织多室墓,从中出土了数以百计的男女宫中追随俑、舞俑以及动物俑。

其中片面出土文物展陈于园内南唐二陵博物馆中。

两座墓室都曾被盗掘,所幸主体组织保存完善,刚出土时,钦陵陵门和主室的倚柱、立柱、阑额、斗拱柱头上面均绘有彩画,现在随着岁月腐蚀已褪谢。

而顺陵主室倚柱等上的彩画均被盗墓者损坏,仅存陵门阑额上片段的牡丹花纹。

从两座陵墓的配置上来看,也能看出南唐两代的一连衰亡。

钦陵主室两侧有十间侧室,而顺陵有八间,钦陵中室门外两侧浮雕石军人像,左右相对,代外仪仗。门楣上曾有浮雕双龙攫珠,现在已经消逝。

其后室顶的下面绘有天象图,现在也已经腐蚀殆尽。后室现在仅剩安放石棺的平台。

顺陵相对来说异国这些配置,比较简陋。规格也相对较矮。

陵墓承载千年的时光,仿佛穿越至今,墓室主人是否还在梦里疑问本身是主是客?空荡荡的地宫,只有今人静静的脚步声和时而的话语声。

“墓前开道,建石柱以为标。谓之神道。”从顺陵出来的幼路南走有两座石阙,是后来新建的,行为墓前神道的标志。

再去南走,则是一座仿木组织的记事碑碑亭,不遥远,有一口守墓人曾经行使的水井遗迹。现在井口被锁住,也锁住了那段风月时光。

幼楼吹彻玉笙寒

盛唐之后,藩镇割据,逐渐形成了五代十国,南唐则是夹缝中,弱肉强食下的产物,是五代十国时期李昪在江南设立的政权。

李昪在位期间,对外休战保境安民,对内兴利除弊。

他在治理国政上礼贤下士,虚心纳谏。履走轻徭薄赋等政策,使南唐社会经济得到很大发展,一跃成为“十国”中的强者。

南唐鼎盛时期,秦淮两岸,集市兴隆,商贾云集,经济的发达也带来了文化的蓬勃,再添上建私塾、兴科举,涌现出了大批词人画家。

韩熙载、李建勋、冯延巳、顾闳中、徐铉……留下诸多名作。

著名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就出自顾闳中之手,而冯延巳与南唐李璟、李煜并称词人界的“一冯二唐”。

开国元勋李建勋,一生留下诗作多多,“松影晚留僧共坐,水声闲与客同寻”,道出了《钟山避暑》时的自在。

由于李璟并不悦足已有的南唐疆域,一再兴师攻打边国,南唐的综相符国力骤然降落。奄奄一息中,“幼楼吹彻玉笙寒”犹如更能外达此时的忧忧郁。

炎衷于春花秋月的文学家成为国家的总揽者,是国家的灾难,也是文学的难堪。

最后,李璟在奄奄一息的战乱纷争中闭上了双眼,与先祖李昪同葬一处。

与李璟相比,李煜的登基则是一场悲剧,他的宿命早已注定,从皇帝到阶下囚,从山河破碎到一代词人。

无心治国理政的一代才人,被推上了政治舞台,却无能为力,镇日纵情高歌,镇日沉湎,眼看山河破碎,唯有诗词解不快。

李煜虽沦为亡国之主,但南唐异国他,也只能偏安江南一隅,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犹如毫不首眼。

然而,这个朝代往往被人拿首,多是因了李煜的存在以及他创造的那些婉约词句。再添上这暂时期所创造的文学艺术的艳丽收获,成为了中国文化宝库中的收藏。

走到出口,看一旁的凤凰池里,一片枯荷在斜阳下静立着,守着千年的传说。

相传南唐先主李昪在祖堂山幽栖寺笃崇佛道,一日路经此处见有凤凰栖息游玩,便心血来潮赐名“凤凰池”。

他那首《摊破浣溪沙》,做成词牌,确立在池边,极为答景。

闲梦远,南国正清秋

南唐二陵之外,是一同的金秋景象。

梧桐叶落,黄栌、乌桕渐红,银杏渐黄,松柏不再苍翠,竹林褪去夏绿,多彩的颜色汇聚在一首,特殊赏心悦现在。

一面是浓重树林,一面是大片荒野,形成了显明对比,芦苇飘扬,野花摇曳,白云悠悠,诗意盎然。

朝宏觉寺方憧憬上走,山路渐陡,玫瑰山庄粉红色的大门紧闭,内里的幼洋楼被窗帘遮盖,山庄的主人不知在不在。

一同被秋色吸引,不觉间来到了宏觉寺南山门,巍峨的大门口一对石狮子甚是威武,斜阳下的庙宇金碧艳丽,怅然寺庙已关门,无法进门游赏。

忍不住不息去山上走去,弯波折折的道路几无车辆,远山高矮错落,穿过浓林缝隙,宏觉寺的巍峨依稀可见。

站在一块岩石上远望,一轮红日正待西下,一处不著名的水湾,被杂草和芦苇遮盖,朦混沌胧的远路上,隐隐可见走驶的车辆。

一阵秋风首,不著名的香味扑来,令人神清气爽,不同于桂花香,它更添平淡素雅。

南国的秋,虽不像北方那般浓重,但也有她稀奇的美。

北国的秋,来得果决,来得嘈杂,一夜秋风,红遍漫山枫叶;南国的秋,来得淡然,来得静默,无声无息中少了一抹新绿,披上霞装。

在冬天未十足来临,秋日还未散去之际,来祖堂山赏秋,不虚此走!

图片来源:龙虎网数字资产管理中央

内容编辑:龙虎网官微做事室 朱丽敏

●立冬,吃饺子啦!

●被遗忘的嘉善寺

●致敬!邱海波当选全国道德模范

●雅致之花竞相绽,“秀”出美满新江浦


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轮理片在人线2021-老扒让儿媳欲仙欲死手机官网-四个男人搞 @2013-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